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皇兄在上:253 番外十:野蛮人!不知羞耻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皇兄在上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拓拔族只是比萧国更北一些,谁知道冬天这么冷的!

    萧含桢开始还敢穿着从萧国带来的衣裳蹦跶,后面被冻的直接裹上了拓跋宏的裘披。

    屋子内的几个炉子烧得很旺,拓跋宏在一旁睡得很沉,连被子都没盖,似乎一点都不怕冷的样子。

    萧含桢裹着拓跋宏的裘披弯腰下去将掉在地上的墨狐毯子使劲拽上来盖在身上,这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她有些气愤的看着旁边呼呼大睡的男子,心中嘲道果然是野蛮人,什么时候都睡得如此香。

    野蛮人鼻翼动了动,然后往萧含桢这边凑了凑,似乎觉得不对劲,长臂四下一捞什么都没摸着,立刻睁开了眼睛,其中没有半点睡意。

    看到萧含桢正坐在一旁看着他,他伸手将人拉到怀中痞笑道现在才知道本王长得俊?王后若是看不厌

    萧含桢嫌弃的将男子的大脸推开,这人是不是对长得俊有什么误解?

    拓跋宏被推开也不恼,不屈不挠的凑上去从背后抱住萧含桢,在对方脖颈处胡乱蹭了蹭,亲昵问道怎么不睡了?

    我冷!萧含桢不满的委屈道拓跋宏,再加个炉子行不行?

    拓跋宏有些无奈,他的王后身子娇贵,似乎是有些畏寒,这屋子里已经多加了两个炉子了,他平躺着什么都不盖都快要出汗,再加?

    他将人转过来连毯子一起抱在怀里这样还冷?

    萧含桢凑近对方立刻感到一阵暖意,男子身子健壮,胸膛火热的跟个小火炉一样,贴近她像是要烧起来。

    她小声哼唧一声,垂下眸子乖乖待在对方怀中你又不能一直抱着我

    拓跋宏轻笑一声,连动整个胸膛都在震动王后若不嫌弃,本王将你裹在怀里带出去,走哪儿带哪儿http://wap.61830635.cn/

    尽会哄人的,萧含桢被说得脸都有些红,脑袋往里缩了缩,教训对方道野蛮人!不知羞耻

    是是是,本王连《洛神赋》都背不全的,拓跋宏满心怜爱,将怀中娇气包的手抽出来握在自己掌心,揉了揉尚且不知足,又小心翼翼地挨个将十个粉嫩的指甲亲了亲。

    再睡会儿,外面还黑着呢

    随着男子低声哄着,萧含桢又迷迷糊糊睡过去,这次倒是完全不冷了,心想这熊人能顶两个火炉的。

    第二日醒的时候拓跋宏却已经不在身边了,萧含桢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一旁的侍女连忙走上来要服侍。

    她对拓跋语还不怎么熟悉,那个野蛮人倒也贴心,专门找了会汉语的下人来伺候。

    萧含桢一开口就是问对方,丝毫没觉得有什么潜移默化中已经改变了。

    侍女闻言笑意盈盈,她们的王上和王后关系真是好呢。

    回王后的话,王上今日要亲自接见一个客人,特意吩咐过您中午不必等他一同用膳

    哼,谁要等他了,萧含桢低头看着侍女为自己把鞋穿上,心里却有点失落。

    到底是什么样贵重的客人,午膳都不陪她一起用。

    萧含桢心里无数揣测,任侍女们收下忙活着,连自己什么时候穿好了衣裳,梳好了头发都没发现。

    她照了照镜子,发现侍女居然给自己梳的是拓拔族女子的发式,立刻不高兴的皱了眉弄掉重新梳,这个难看死了

    侍女轻手轻脚的将编好的辫子解开,倒也没有别的想法。

    她们开始还有些害怕萧含桢骄纵的脾气,后来发现不过是说话不客气点,行为上倒从来没有故意难为人过。

    萧国尊贵的嫡长公主呢,有点脾气倒也正常,难怪能将他们王上治的服服帖帖的,一个不字都不敢说。

    侍女想着想着脸上带了柔和的笑,轻声说道王后梳拓拔族女子发式也是十分好看的

    萧含桢脸上带了倨傲神情,想也不想道那是自然,本宫本就生得好看

    她的话戛然而止,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

    萧含桢看向镜子中的自己,用手轻轻抚上左颊的那些紫纹。

    《皇兄在上》鹿鼎记通吃岛外传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mbyq2009.com.cn/book/9aejk/
上一章        皇兄在上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